累觉不困

初秋:

摸鱼8P

P1-P3:明石刚到本丸时就被拉去升级了x,但是来派都是小天使!

花丸的播出看到安定和清光的出场太激动了,跑圈无数次啊啊x

7P:前几天回归日常去打了演练,兼桑和浦岛一起被对面的极化短刀们秒了吓了我一跳... 不过兼桑其实是挺想哭的【但是在后辈面前要做个好榜样】

8P黑化爷爷_(:з」∠)_玻璃渣准备出现,作为一年不回本丸婶婶的惩罚】

溯行军日记(《2215057》番外篇)

人间实验室:

《2215057》漫画请见微博@ 帕兹定律 (搜索刀剑乱舞tag)


不看漫画的话会被剧透wwww


溯行军视角/明石中心


原作设定补完向/报社暗黑注意


 


角色崩坏注意


明石是敌军的幕后操纵者的设定


以上OK、走起


 


前言


    我是这本日记的主人。之所以要记下这本日记,是为了在我意识还算清醒的时候,留下关于自己所经历的事情的记录。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过于奇妙了,以至于我至今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,还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。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,但在变成这样之前,我大概是千百名刀的付丧神之一吧。我并不后悔变成怪物一样的东西,因为,这是为了还原正确的历史。要解释这个就有些复杂了,总之,先从“那个人”说起吧。


    我还模糊地记得,遇见“那个人”是在一个充满了未来感的地方……是叫,时空管理局吗?那个人心不在焉地和我打了招呼,之后的事情我也记不清了……总之,出于对同是付丧神的对方的兴趣,我们聊起了各自的事情。那次的交谈,也就是我会变成这样的契机吧。


    “你即将要去帮助‘审神者’维护历史了吗?啊啊……那不一定是好事哦。”


    他这样说了。


    “因为,就连你主人被杀死的历史,也要维护吧?”


    但是,如果历史就是这样的话,我别无选择——我故作坚定地回答。实际上,我对于主人的死耿耿于怀。哪怕只是做出一点点微妙的改变,只是一点点……曾经那样珍爱我们的主人就不会死。
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么想也没错呢。”他慢条斯理地说,好似在谈论的并不是严肃的历史话题,而是哪家的家常似的。“不过真的是这样吗?那个时空管理局啊……真的需要我们这些对什么都束手无策的‘物品’去帮他们维护历史吗?这一点,很值得怀疑啊。”


    “事实,其实是反过来的也说不定哦?”


    “比如——时空管理局为了自身的利益扰乱了历史,然后将不知情的审神者利用帮助它阻止他人还原历史……这么说太复杂了吧。总之就是……‘黑色的’一方,是时空管理局与审神者哦。”


    “比如说……你的主人,本来就应该还活着。”


    那个人的笑容,在我的视野里变得扭曲变形——我的意识开始模糊,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吸进他那包含笑意、有着奇异颜色的眼睛里了。当时我还不知道,我在经历的事情,叫做暗堕。


而审神者的敌人,所谓的时间溯行军,都曾经和我一样,相信了他的话。


 


2205年A月B日


    关于之前的事情,就只能记起这么多了。变成这副身体之后,我的理智仿佛在渐渐被思念所侵蚀——对主人的思念,以及对于夺回正确的历史的执念。我身边的同僚们也大多如我一样改变了外表——只有那个人例外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当时还未暗堕的我才会将他误认为同类吧。
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上战场。对面的气势明显地盖过了我们,无论是从实力上还是运气上,我们都毫无优势。我看着同伴的鲜血在空中飞溅,审神者与刀剑男士的脸上带着对于弱小敌人的轻蔑,击碎了我仅存的信心。我们毫无意外地溃不成军。抱着无限的遗憾,我倒在血泊当中。


    我并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醒过来。不仅是我,被劈成两半的、砍掉头颅的、流血不止的同伴都醒了过来,并且安然无恙。我不知道对于审神者所持的刀剑是不是也是这样——但是,战斗结束,我们所有的伤都会复原。


“不,只有你们是这样哦。”那个人笑眯眯地走过我身边,“因为我们才是正确的哦。”


 


2206年C月D日


    审神者和她的刀剑听不懂我们说的话,即使我们辩解,他们听到的也只是毫无意义的噪音。那个人说,这是时空管理局从中作梗,为了使审神者眼中的我们妖魔化而使出的伎俩。


    但是那个人听得懂我们的话。这也是作为我们的首领所必须的。与外表不同,他意外地年纪很大,没有战斗的时候,他偶尔会给夜里睡不着的短刀和肋差讲镰仓时代的故事。那已经是九百多年前了,但和我们不同,再久远的事情,他都记得很清楚。那时候他还是大家族的家长,家族人丁兴旺,在山城国作为粟田口派衰落后兴起的后起之秀。由于视力不好,他作为刀剑的生涯中从未出战,但是,对于另外一些东西,他却看得格外清楚。比如历史的兴衰,比如命运的变迁。


他从来没有提到过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进行一场场绝望的战斗。从他讲过的睡前故事看,我们猜是因为家人。  


 


2207年E月F日


    我们的大部分战斗都是以失败告终的。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缺乏实力,也不是因为那个人指挥不力,而是因为我们的时间线被打乱了。我想,对于审神者来说,时间一定是顺行的吧。但是对于我们则不然。我们无法预知下一次遇到的是从哪个时间来的审神者——是初出茅庐,还是已经具备了压倒性的实力。我们无法勘察敌情,无法准备,只能用无限的生命去做一次次绝望的以卵击石。


    这时候我会庆幸于自己渐渐失去理智的事实。战斗的时候,我的大脑被执念占据了,这让我得以屏蔽肉体承受的痛苦。闲下来的时候,渐渐昏沉的头脑也失去了处理绝望感情的能力,一切变得有些接近本能,这种简单的状态我竟然觉得不坏。


    毕竟,就算每天只有一场战斗,从成为溯行军开始,我也死过七百多次了呢。七百多次的肉体痛苦与精神绝望,若是用完全清醒的状态面对,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
但是,我用仅剩的一点共情能力担心起那个人来。只有他是清醒的吧?清醒地直面绝望的现实,却又坚定地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,这样的那个人,即使有着再坚强的意志,距离崩溃又有多远呢?


 


2208年G月H日


    最近,出现了名为“检非违使”的势力。他们不仅攻击审神者,也攻击我们。我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出现,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但是,他们有着接近审神者的实力,同时和我们一样拥有无限的生命。


    每天陷入双重苦战的我们,连在仅有的阵地上也节节败退。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——这样,真的能够夺回我主人的生命吗?我们还能做到什么呢?与之前不同,现在的我们,已经失去了再去夺回正确的历史的可能性,仅仅是被同砍瓜切菜一般地虐杀。


但是如今的我们,已经没有可以用于思考这些东西的理性了。默认了当下的无奈命运,我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人宰割。可是,就如同上一年的日记里我所提到的一样,我想知道,那个人现在在想什么。是他的话一定有计划吧?他不会甘心于这样的困境吧?还是说……他也,和我们一样呢?


 


2209年I月J日


    那个人说,我们无法招架检非违使,要准备撤向新的战场了。


    那是幕末的京都,对于我们来说,那里的时间永远都是深夜。


    与大气受到严重污染的2209年不同,幕末京都的深夜,天空如同一口缀满金砂的大钟笼罩着寂静无声的大地。木制房屋中的居民沉睡着,远处的森林和河流也沉睡着。只有我们醒着,带着行将睡去的理智和愈加强烈的思念。


    检非违使暂时没有来,审神者也还没有适应这里的战斗,一切似乎进展得顺利起来。那个人似乎比以前话更多了,聊的主要还是过去的事——他也试过和我们聊最新的科技,但是没人听得懂。


    他提到了太平洋战争,在这里他准备掐灭这场战争的源头。我想,如果我们之前没有猜错的话,这就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战役了。他大概是,为了救那个因太平洋战争而死去的家人来的吧。应该是借着好不容易明朗起来的形势打算乘胜追击,一鼓作气达成自己的目的吧。


我们大概猜对了他的目的。但是,我们想不到的是,之前的胜利仅仅只是回光返照。


 


!@#¥年%……&月*()日


    太平洋战争阻止布石部队.失败。


    这个消息,是某个早上同僚的刀剑传达给我的。我冲进那个人的房间,想要确认他是否安好,却发现房间空空如也。同僚的刀剑说,没用的,凌晨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,他放弃了。


    我大概,也已经放弃了拯救主人的希望吧。但是,我没有放弃寻找那个人。我希望他还好,无论结果怎样,我们经历了多少痛苦,我们始终做着正确的事情,而这些是那个人承受着无尽的痛苦换来的。至少从个人来讲,我不希望他出什么事。毕竟,那个人的身体和我们不同,他是会死的。


    我漫无目的地在京都夜晚的小巷中寻找,眼前就是见证过无数世事变迁的三条大桥。我最终在附近的一个居酒屋找到了他——第一眼险些没有认出来。如果不是太过特征性的瞳色的话,那个喝得昏昏沉沉,梦呓般重复着同一个名字的人,丝毫没有几年前初见时从容、淡然而又暗藏城府的样子。


    但是我能理解他的堕落。一个将家人的颜色映在眼睛里的人,在彻底失去拯救家人的希望的时候,该有多绝望呢?


    远处传来孩子的喧闹声。那应该是审神者的部队吧——这一次,终于朝他而来了。即使一次次失败,即使什么也没能做到,即使那个人已经放弃了我们……也让我最后再保护他一次吧。


    我没有叫醒居酒屋里的那个人,只是默默地向着审神者的队伍走去。对面是五人,而我只有自己,我却感到浑身充满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
    说不定这是我的回光返照呢。


    原本锐不可当的敌方攻击,此时仿佛软绵绵的沙包一样。我以此生最大的力度挥动着手中的刀,对面小孩外表的付丧神纷纷败退。然而以一对五最终过于逞强,我被来自背后的攻击贯穿了身体。


    余光中,那个人冲出居酒屋,手上拿着那把从未被挥动过的刀。


    不可思议地,如同身经百战的武士一样,他娴熟地解决了剩下的敌人。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战斗……


    也是最后一次。


    敌方,也应该是六个才对吧。


    最后的一位——那个银发碧眼的、出现在他的每一个故事里、甚至是神志不清的梦呓中的、本体已经死于1945年的孩子——站在房顶上,拔出与娇小的身材形成强烈反差的大太刀,一跃而下——


贯穿了那个人的心脏。


 


2215年K月L日


    再次见面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不认识我了,而且,似乎也听不懂我说的话。


    审神者的职位,也换成了另一个人在担当。新任的审神者并不热衷战斗,而且,似乎与时空管理局关系不好。


    新审神者与他的刀剑们看到我,没有攻击过来,只是向我点了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


    大概有什么结束了吧……也许,是有什么开始了。


    我想起那个人十年前对我说的话。时空管理局真的是正确的吗?也许,他们真的是“黑色的”那一边吧。


无论如何,我想,结局是好的吧。我们都安好,而且,我们是正确的。


 


【END】


 


 


对于剧情的解释


这一篇是2215057的前传,所以跟本篇联系会发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。


比如,这一篇描写的,实际上是明石的轮回的零周目。从这次开始,每一次轮回都以被萤丸贯穿心脏作为起始点和结束点。


本篇的叙述人并不是特定的某一把刀。所以,大家可以自由想象他是谁。


最后一篇日记与我还没有写出来的《2215~restart》有关,是2215057的后传,大概内容是轮回被打破以及审神者002号做掉时空管理局。


至于时空管理局与溯行军究竟哪一方维护的是正确的历史,实际上我觉得留给大家想象就好。不用完全信明石的话……【你


对不起脑洞开的太大了……感谢大家看到最后,希望大家还有心情看后传……


 


©2015帕兹定律/人类振兴计划


《2215057》特典/请勿单独出售



我的心声

屿川:

看完第三话后的自言自语

其实我非常喜欢爱着冲田君的安定。我认为那样的安定才是完整的...



我继续回去做作业了

呀呀呀真是太可爱了!!!!

wee:

带着不负责任的态度摸了一些鱼

超开心

感觉这样摸小鱼是犯罪的艺术啊,而且没人喊抓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(稍微擦成了丑丑的贴纸的感觉)

感觉除了强化月也都在强化桂啊 喜欢